Maralyn.JPG

這個世界上有兩種人。

一種是求愛信號燈亮著的人。另一種是求愛信號燈」暗著的人。

自然界裡所有適合傳宗接代的動物﹐只要到了發情的時節﹐牠們的信號燈就是亮的。

燈亮的時候﹐有的會跳舞﹐有的會打架。大部分的雌性倒是外在上沒什麼差異﹐就是體嗅變了。但是只需這個微妙的變化﹐五座山頭外的熊貓都可以隔夜就翻山越嶺而來。

這個信號非常簡單明瞭﹐就是說﹐我可以上了﹐或者是說﹐我可以被上了這樣母雞不會費他們的蛋﹐公也不會浪費他們的精子在一些不準備下蛋的母雞身上。

 但是這個大自然法則到了人類這個族群﹐卻變得很複雜。

不但可以說是複雜﹐而且是充滿險惡。

以人類的社會原則來說﹐一個人的求愛信號燈該不該亮著是有嚴格定義的。進入適婚年齡的﹐大家覺得你的燈該是亮著的﹐如果不亮﹐你有問題。那結了婚的﹐你的燈當然就不該是亮著的。萬一還亮著﹐當然問題就更大。

很可惜的是﹐社會原則沒有辦法按控制我們的聞不到的體嗅﹐也就是現在我們會說費洛蒙」的物質。更多時候﹐我們的費洛蒙也根本不在我們意識之中。它是自然展現的。

費洛蒙最發達的﹐也往往不見的是長相最吸引人的人。我們常說﹐誰長得草草的﹐但是很有男人緣或很有女人緣。

有時候費洛蒙是一對一的﹐就算是沒有了財產現金的許純美﹐世界上也還是有一個人真心誠意百分之百的受她吸引。人會想要把它理性化﹐他是愛她的坦率。不是的。是費洛蒙對上了﹐是我們說的愛到卡慘死

有的人天生自然費洛蒙是一對多人的﹐就算他不想跟你「上」﹐但是他還是對眾多的異性散播著求愛信號。他自己也沒有意識。 

過去對費洛蒙這件事沒有多想。一直到遇到 Paul 的太太。

Paul Jorge 每週四晚飯後固定去一起喝酒的老朋友十多年來如一日。

Paul 的太太是一個嬌小標誌的女人﹐很親切又總是咯咯咯的笑。聽到她是銀行的高級幹部﹐我很驚訝她一點架子都沒有。大部分見過的美國太太﹐如果事業小有成就﹐通常要擺出一副女強人的嘴臉來磨人。

但我總覺得 Paul 的太太人好好。然而那次聚餐之後﹐Jorge 跟我說 Paul 的太太有點問題。

我說是什麼問題﹐他很難說﹐只說﹐「她的心沒有放在跟 Paul 的身上」。

我不太懂﹐總之也是初見面的客氣朋友﹐覺很表面上夫妻也很親熱。

我猜 Jorge 知道什麼內情。我沒有再追問。

這不久之後的一個禮拜四﹐Jorge 帶著黑眼圈跟破鼻子回來。他告訴我他終於跟在 Paul 說了。

「跟 Paul 說什麼? 」我邊幫他拿冰塊毛巾。

「我告訴他 Jennet 還在外面玩。

Paul 的老婆?

「你怎麼知道? 」我在想﹐這麼嚴重的事﹐你怎麼敢去跟Paul 就這麼隨隨便便說了。

「我一看她我就知道了。她說話的樣子。她的眼色。妳如果會看的話妳就會注意到。

我知道 Jorge 是個直覺很強的人。但是去跟一個朋友說他的老婆不忠。這是一件大事﹐你不能只憑直覺。

另一方面﹐我在心裡面也開始瘋狂旋轉起來。為什麼 Jorge 會知道? 是不是他跟 Jennet 有過一手?

我實在不敢再問下去。覺得胃快翻出來了。

Jorge 接著看著我說﹐「妳難道不會知道嗎? 就算是初見面﹐那一個男人對你有意圖你難道不明白嗎?

我想了一下他的問題。腦海閃過這幾年來 Jorge 介紹給我認識的他的幾個朋友。

我糊塗了事的回了他﹐「哪會?

其實﹐我是知道的。

或許是他們看著我的眼神﹐或許我其實也不能細分到底是什麼。但即使是在萬分之一秒間。即使是嘴裡正談著風馬牛不相及的話題。即使他們的太太正笑吟吟的看著他們的臉。即使妳的男人正把妳摟在懷裡。我總是可以明確的讀到。

我是知道的。

因為我是個女人﹐我讀得到男人的意圖。這也就是為什麼 Jorge 可以讀得到另外一個女人的意圖。因為他是個男人。

但意圖是意圖﹐總還不是實踐。

Paul 的不幸是﹐他太太的意圖是四處得到實踐的。

這之後一年﹐Paul 在一個禮拜四晚飯後又打電話來約 Jorge 去喝酒了。

這兩個男人自那次 Jorge 帶著黑眼圈回家之後就沒再碰過面。

Paul 跟Jorge 道歉一年前在酒吧狠歐了他一場的事。說 Jorge 必竟說對了﹐說他的 Jennet 在外面有原來一堆的男人。接著一整晚跟他哭訴他們夫妻離婚的過程。

為什麼別人可以讀到的信號﹐一樣是男人﹐她的枕邊人卻讀不到呢?

這是件很可怕的事﹐身邊已經有人的你﹐你可以意識到你的求愛信號燈是已經打佯﹐還是仍然大紅燈籠高高掛呢?

最可怕的是﹐你的枕邊人的求愛信號燈」呢? 你讀得到嗎?

 

 

----  Lorelai in SD

創作者介紹

歐巴桑坐三望四的劣女情結

Lorelai in SD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留言列表 (9)

發表留言
  • 啾吉
  • 真的是.... 好可怕阿>"<
  • 人的事情總是很難說的。

    Lorelai in SD 於 2009/03/03 06:58 回覆

  • rlose911
  • 好像第六感敏銳一點的人通常也都可以很簡易地察覺到...
    不過,往往在自己不想要的時候,人總是很會裝傻的...
  • 講得很好。很多時候不是不知道﹐是知道了也不想知道。

    Lorelai in SD 於 2009/03/03 07:02 回覆

  • cutelover
  • 你說的雖然沒錯
    但是說真的...
    這還是從道德的角度看問題
    用這樣的眼睛來演繹實在太輕鬆
    已婚女叫做不安於事
    已婚男叫做死老不修
    但是 Jennet 心裡想什麼?
    Nobody cares!

    如果這個女人在外高高掛
    在家卻是熄燈號
    離婚也許是一個不錯的選擇
  • Jannet的故事是另外一個大問題﹐要談的話改天還用另一長長篇大談才放得下。說真的﹐「道德」在這種事是好像派不上什麼用場。It's not about sex.It's all about Power.權力使人迷呀。

    Lorelai in SD 於 2009/03/03 02:45 回覆

  • dohot
  • 又是〝費洛蒙〞@@
    。原本我不知是什?
    上週接到的拍攝案,一系列的產品,才對它有了解。
    『求愛信號燈』,真的要用心去體諒枕邊人。
    她要亮,別弄熄。
    她要暗,別點火。----多年的體會。
  • 你是很有智慧的現代男人啊。這的確不是任何人可以加以干涉的。如果你可以讀得到﹐那就已經是很幸福的。

    Lorelai in SD 於 2009/03/04 02:36 回覆

  • sharonbobo
  • 費洛蒙..女人不壞這電影裡講的就是這東西..好神奇
  • 我實在不相信這個東西真的可以產品化。真的有人用過有效嗎? 好想知道哦。

    Lorelai in SD 於 2009/03/04 02:42 回覆

  • NakedApe
  • some biological referece

    the book "The Naked Ape" by a zoologist, Desmond Morris, may help you with the mating signs of human beings.
  • Good tip! Thanks. I'll definitely get it. I'm always fascinated by how primal people really are but pretend to be sophisticated.

    Lorelai in SD 於 2009/03/11 03:04 回覆

  • 悄悄話
  • JURIO
  • 我還真希望這種費落蒙可以量產....誰叫我的信號燈壞了幾十年從沒亮過,連路過的算命半仙都會過來提醒我,燈壞掉了,好自為之balabala,早點去修佛(囧)...哪裡可以維修啊Orz
  • MElle0512
  • I believe rising above our baseness is a worthy, if somewhat unattainable, goal. So I fear I may be one of those people whom you mock as "pretending to be sophisticated." ;-) But I digress.

    So...can you/we detect it if another member of the same sex is sending out "mating signs"? (In this case, you didn't seem to notice it in Jennet?)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